ico 历史人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了解华宁 盘溪地下交通站的建立及其工作

盘溪地下交通站的建立及其工作

点击:28次 日期:2017-10-10 09:20:01

盘溪地下交通站的建立及其工作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蒋介石集团坚持内战、独裁政策。昆明的广大爱国学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起反内战、反独裁大旗,举行“一二·一”爱国学生民主运动,反内战、争民主的浪潮很快遍及全国。1946年初,华宁旅昆同学会和到昆明状告县长彭嘉猷的华宁士绅,公推王令德回乡任盘溪中学校长。3月,“民青”成员段亚华和进步教师张庭穆等到盘溪中学向广大师生宣传“一二·一”学生运动的情况,动员师生投入反内战、争民主的斗争。1946年下学期,王令德辞去盘溪中学校长职务。鉴于张世民已有一些转变的实际,经段立九做工作由张世民任盘溪中学校长,大部分教师由段亚华、张庭穆等推荐。

      1947年8月,中共滇南党组织负责人张华俊介绍中共党员梁维舟和进步教师数人到盘溪中学任教。他们继续对师生进行民主革命思想的教育。次年1月,校方借口经费困难,将梁维舟等教师解聘。

      1947年11月,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到上海向中共中央上海局汇报云南工作,请示发动武装斗争事宜。上海局组织部部长钱瑛向郑伯克传达党中央、毛泽东关于《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指示。指出: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现在已到了一个转折点,中国革命已经进入了新的高潮时期。为配合解放军的胜利反攻,牵制在云南的蒋系部队,结合云南近几年对武装斗争的准备和已有的条件,应当在全省大规模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根据地。据此,省工委于12月底在建水西庄西林寺召开省工委扩大会议,传达中共中央上海局指示,部署发动大规模武装斗争。1948年2月,朱家璧在弥勒西山举行武装起义。

      鉴于盘溪是滇越铁路上的一个大站,交通方便,又是军事重镇,距弥勒西山游击区仅20余千米,地点适中,联络较易,以及开明人士段立九多年与党的工作人员密切交往,思想开明,为人正直,办事公道,深孚众望,在上层人物中有一定影响的实际,分管滇南工作的省工委委员张华俊认为,可以通过段立九的关系,在盘溪建立党的秘密联络站,并决定将在个旧工作的段立九的女婿、中共党员陈柏松调到盘溪建立秘密联络站。同时向省工委建议从昆明建民中学调段立九的女儿、中共党员段亚华到盘溪联络站工作。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同意建立盘溪交通站,明确盘溪交通站直属省工委领导,负责省工委与弥勒西山朱家璧游击队和滇南党组织的联系,传递情报,转送昆明与滇南地区派往弥勒西山的人员等任务。

      1948年2月初,陈柏松接受任务后,派其在昆明建民中学读书的内弟、“民青”成员段毓华回盘溪,谋求小学教员职位,为建立交通站做好人员安排。

      2月6日,省工委书记郑伯克向陈柏松布置任务。7日,陈柏松和段亚华结婚后,以度假复习功课、准备考留美公费生为名,回到其岳父段立九家,建立盘溪地下交通站,陈柏松为负责人。张华俊到盘溪做通段立九的工作,同意女婿、女儿住在家中,张华俊将随其到盘溪的临安中学学生、“民青”成员马洵留下工作。交通站与弥勒西山游击队和滇南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回盘溪不久即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段毓华,借助父亲段立九的威望和同学薛家福、张联芳等人的社会关系,在盘溪至弥勒西山沿线的舍姑、乌衣、德万、乌崩、哈租衣和兴文、大寨、月红寨、大甸头、磨沙塘、各纳甸、龙潭营等小学校找到教师职位。2~3月,省工委相继从昆明派出经过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锻炼的中共党员赵伟、杨大明、杨东方、荀极中(董诚),“民青”成员杨丕德、孙尔芳、赵德光和新民主主义者联盟(以下简称“新联”)成员杨松柏、严震等到上述地方的学校,以教员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其中赵伟、杨大明、赵德光等安排在盘溪至弥勒西山沿线的舍姑等5个村的学校,建立与弥勒西山游击队联系的交通线。他们除完成交通站的任务外,还开展社会调查,走访贫苦农民,启发其阶级觉悟,并发展张联芳等加入“民青”组织。

      在地下交通站的领导下,地下工作人员运用各种方式传递省工委与朱家璧领导的弥勒西山游击队的情报、文件和材料,护送省工委和滇南工委派往西山游击队的人员。经盘溪交通站先后护送到弥勒西山参加武装斗争的人员有张子斋、肖平、王子近、董友松(董英)、唐登岷、高梁、马丽(女,丁黎)、牛琨(徐翔)、郎明、余仲平、周毅(女,华侨)、晓林(女)等。这些人员由朱家璧派王昊到盘溪交通站与陈柏松联系后,转赴武装起义根据地弥勒西山勒克村。

      3月中旬,打入弥勒县竹园镇任镇长的中共党员宋文溥公开起义后不幸负伤,被国民党县政府通缉,游击队将其送到盘溪绿豆庄,由交通站掩护医治。交通站负责人立即请段立九与干亲家魏张氏商量,将宋掩护在魏的家中医治。魏张氏孀居,为人爽直,极重情义,不惧风险,慨然应允。段毓华和张联芳等人连夜将宋抬到眺江寨(现三江寨)魏张氏家,由段立九请好友杨绍荣医生精心治疗。在工作人员和段立九的影响下,魏张氏更加开明,来往工作人员一经交通站介绍,魏都热情接待,安排食宿,同志们亲切地称她“老亲妈”,她的家成为交通站的秘密掩护点。3月下旬,国民党嫡系部队第二十六军一部进驻开远、盘溪、宜良一线火车站,对弥勒西山游击区实行弧形包围和“扫荡”,企图将诞生不久的人民武装扼杀于“摇篮”之中。盘溪形势一度紧张,宋文溥的伤势有所好转,提出转移要求。经交通站研究和严密安排,由赵伟护送宋文溥转移,二人乔装为外出做生意的俩兄弟,经华宁县城东门外、雄关、海门桥,将宋转移到江川县上西河村宋的同学张自兴家隐蔽。国民党第二十六军在盘溪湾得箐、大寨“清乡”,小学教师、“民青”成员邓玉青的日记本被国民党军抄走。日记虽用英文书写,但涉及陈柏松、段亚华的名字和一些革命活动的内容。邓玉青立即向陈柏松报告。段立九也反映,兴文镇镇长曾向他说:“第二十六军的一个营长在镇公所说,盘溪有共产党。你姑爷还在盘溪干哪样?”根据这一情况,交通站将邓玉青及时转移,陈柏松到昆明向省工委汇报工作后被留在昆明,段亚华到昆明向党组织请示交通站经费困难的问题后被留在昆明。陈柏松临行前,把地下工作人员名单交段毓华转交杨东方。不久,驻盘溪车站的国民党第二十六军一部撤走。

      根据陈柏松的安排,赵伟将宋文溥送到江川后,到昆明求实中学找党组织联系人王世堂汇报转移伤员情况。王世堂告诉赵伟:陈柏松、段亚华已到昆明,并留在昆明工作,不再回盘溪。赵伟在求实中学找到陈柏松,陈交代了盘溪的工作,提出成立盘溪党的领导小组,由赵伟负责,杨东方、段毓华参加,直接与省工委书记郑伯克联系,并交代了联络地点和暗号。

      次日早晨,赵伟按约定地点和联络暗号与郑伯克见面。郑伯克指示: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发展很快,你们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将盘溪的工作坚持下去,利用教员的合法身份,站稳脚跟,进行串连,秘密组织发动贫苦农民,开展地方工作。郑伯克还交代以后到昆明与他联系的接头办法。赵伟回盘溪后,召开有杨东方、段毓华参加的领导小组会议,传达郑伯克和陈柏松的指示。领导小组成员作了分工:赵伟负责盘溪至弥勒西山各点;杨东方负责大甸头、各纳甸一片;段毓华负责盘溪街、火车站和盘溪中学工作。此后,盘溪地区工作向纵深迅速发展。

5月初,国民党第二十六军九十三师师长叶植南率领一个团进驻盘溪,准备“围剿”弥勒西山游击队。国民党临江镇镇长马惠卿向叶植南献媚,趁机密告:“段立九、王志信(兴文镇镇长)、杨宝光等人与朱家璧有联系。”叶植南派便衣队到处侦察,交通站处境险恶。交通站及时通知各村工作人员加强隐蔽,不要到交通站接头,并把个别人疏散到边远山区。交通站获悉统战人士、兴文镇副镇长王灵谷早年在讲武堂与叶植南是同学,即通过段立九请王灵谷出面斡旋。王灵谷以同学关系宴请叶植南,席间谈及马惠卿密告段立九等与朱家璧有联系一事,王灵谷说:“与朱家璧有联系的应该说是马惠卿,因为他的镇丁马某已在泸西拉起队伍就是证明。马惠卿为人狡诈,与段立九等素有宿怨,为报私仇,搬弄是非,实乃借刀杀人之计,不可轻信。”一番说辞,转移了叶植南的视线,巧妙地掩护了交通站。一星期后,叶植南率领该团撤走。赵伟发展段立九为“云南人民反蒋大同盟”成员。

      5月底,朱家璧主力部队从师宗县城返回弥勒西山根据地三家村休整,路过舍姑时,赵伟和荀极中动员10余名彝族青年参军。朱家璧询问了盘溪交通站的情况,并交给赵伟一项重要任务,让赵伟将国民党师宗县县长保国强写给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等人的3封亲笔信设法送到昆明交给党组织。赵伟从盘溪乘火车到达昆明,按联络方法见到郑伯克。赵伟向郑伯克汇报了工作,转交了3封信,并提出到朱家璧部队参军的请求。郑伯克表示信由他负责处理,但不同意赵伟到朱家璧部队参军要求,重申了在盘溪坚持开展地方工作的重要性,并发给赵伟数份《新华通讯》和一份《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手抄本,让赵伟带回学习,同时把赵春等人到盘溪工作的组织关系交给赵伟。

     盘溪地下工作人员走访学生家长,了解住村情况,广交朋友,结拜兄弟姊妹,有的公开成立“联友会”,为群众排忧解难做好事,密切与群众的关系。遇有民族纠纷,及时调解,增进民族团结。秘密组织“翻身会”,开展革命形势教育。同时,做好社会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使革命工作既得到上层人士的掩护,又得到群众的支持,工作面逐渐向附近村寨扩展。

      8月,学校放暑假,外来的部分工作人员在党的领导小组统一安排下,以办补习班为名,继续开展革命活动,串连发动群众,扩大地下农会,建立民兵组织。有的学校借口经费困难,宣布停办学校。在这些学校工作的地下工作人员设法通过当地社会关系另谋职位。原在各纳甸工作的杨松柏转移到登楼山,严震到拖白,孙尔芳由磨沙塘转移到龙潭营,协助杨丕德继续开展工作。

      9月,赵伟到昆明向郑伯克请示工作。郑伯克指示:要根据解放战争迅速发展的有利形势,在农村进一步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反“三征”;加快农村党员的发展工作,建立党的组织;特别强调要积极创造条件,开展武装斗争。郑伯克总结了弥勒西山游击武装斗争的经验后指出:发动武装斗争的时机应选择敌人防御空虚的时候,地点应选择在敌人统治比较薄弱、群众基础较好的地方,最好是边远山区。部队建立后不要忙于打出政治色彩很浓的番号,这样可以迷惑敌人,有利于人民武装力量的发展壮大。郑伯克专门安排一位党的军事干部向赵伟讲授人民武装斗争知识。郑伯克告知省工委将派中共党员普朝柱到华宁县工作,组织关系转给盘溪领导小组。同时到盘溪工作的还有中共党员张琼英、吴树华和“民青”成员袁庆祥等。

      普朝柱回华宁与盘溪领导小组接上关系后,到县城开展工作。普朝柱以太平小学教师身份为掩护,进行社会调查,在知识青年中广交朋友,让他们阅读进步书籍,进行革命思想教育,先后发展张德融、张瑞华、张廉明等10余人加入“民青”组织,与路南转来华宁县政府司法处工作的熊振华接上“民青”关系。普朝柱在甸尾村发展豆志伟入党,组织十几个贫苦农民参加农民“翻身会”,派“民青”成员在召宝冲、碗窑村分别组织农民“翻身会”,开展以反对剥削压迫为内容的阶级教育,并亲自到龙凤乡开展工作。

    普朝柱对城区上层人士和国民党各派势力的政治态度作了调查,发现县城实力雄厚且最顽固的是地霸魏畏三和宁阳镇镇长王廷梁;其次是县常备中队长金又之,与王廷梁争权夺利,二人矛盾尖锐;自卫总队副队长张杰虽有地位和影响,但无实权,与赋闲在乡军官张鸣九等人政治态度比较开明;教育界有影响的魏丕铸、李曙东和商界张润堂等人倾向革命。按照党的统一战线策略,普朝柱首先在教育界和商界开展工作,宣传解放战争形势,动员他们支持革命,先后吸收魏丕铸、李曙东、张焘、张润堂等人加入统一战线组织“云南人民反蒋大同盟”。

    年末,为孤立打击与国民党第二十六军相勾结的临江镇镇长马惠卿,盘溪党组织派赵伟以朱家璧联络员的身份做盘溪民间武装头目张金惠的工作,对他进行政治形势教育,动员他参加反蒋斗争,张金惠表示同意。为表诚意,张金惠亲自带赵伟到大远仓、九甸视察他的武装。赵伟介绍张金惠加入“云南人民反蒋大同盟”组织。增设兴文镇自卫中队时,通过段立九做工作,由部分进步人士推荐张金惠任中队长,并以张金惠原有武装为主,组成自卫中队,党组织派党员薛家福、赵丕昌和“民青”成员张联芳到该中队任一、二分队队长和中队文书。

     1949年初,全国解放战争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消灭了蒋介石的主要军事力量,蒋家王朝处于全面覆灭的前夕,云南境内武装斗争烽火遍及三迤。

      1月,弥泸地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十一支队张天祥部与盘溪领导小组联系,共同制定夜袭盘溪火车站警务段的作战方案。1月29日(农历正月初一)凌晨,张天祥率部进入警务段,被敌发现,双方发生激烈战斗。张天祥部夺得铁头马步枪2支、毙敌1人、俘敌1人,张部牺牲2人。这一行动虽然没有大的收获,但鼓舞了当地群众,震动了敌人。昆明铁路警务处将机动装甲车队一个排派到盘溪车站加强防务。不久改派驻开远的国民党第二十六军一六一师四八三团三营(以下简称“第二十六军三营”)到盘溪车站驻防。

      随着省工委领导的弥勒西山游击武装斗争的开展,盘溪西北山新发寨彭顺宽自发组织一支民变武装,青龙、玉泉、糯禄等几股民变武装也先后自发组织起来。民变武装领导人彭顺宽参加弥勒西竜镇小学教师张荫生(华宁人)领导的武装共同攻打青龙镇失败后,受到国民党县政府追查,找到大甸头地下农会会员张文科,寻求共产党的领导。张文科带彭顺宽与杨东方见面并进行交谈。党组织派杨松柏上山调查后,认为彭顺宽的民变武装是以贫苦农民为主组成的,是可以争取的武装力量,可以依靠这支队伍开展武装斗争。

      2月,赵伟到昆明向郑伯克汇报准备改造与党有联系的西北山和盘溪两地的民变武装,开展武装斗争。郑伯克指示:盘溪地处交通要道,是滇越铁路上的重镇,有国民党嫡系部队一个营驻防,鉴于盘溪有较好的上层工作,还是以建立“白皮红心”两面政权为好;至于西北山的有利条件是山区,可与弥勒西山游击队遥相呼应,有开展活动的余地,但应注意距盘溪较近的不利条件,开展武装斗争应做好周密计划,与弥勒西山游击队取得联系。郑伯克交代:今后盘溪工作不要再到昆明汇报请示,由滇中地工委直接领导,有人会找你们联系。省工委决定派党员王亚平、王延祺到华宁工作,并将二人的党员关系转给盘溪党组织。

      2月下旬,滇中地工委分管华宁等五县工作的负责人杨一堂到盘溪与领导小组接上关系,召集杨东方、赵伟、段毓华开会。杨一堂听取工作汇报后,宣布盘溪领导小组改由滇中地工委领导,并传达省工委指示:滇中地处云南腹心地带,交通方便,敌人控制较严,应执行“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由点到线到面开展全县工作。以反“三征”“反美蒋”为口号,在农村广泛串连发动农民,秘密组织农抗会、“翻身会”、妇女会开展合法斗争;在斗争中吸收贫雇农、贫苦知识分子中的积极分子参加党的外围组织,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开展统一战线工作,争取上层进步人士参加“云南人民反蒋大同盟”,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白皮红心”两面政权;在条件成熟时开展武装斗争。会议决定:在弥勒西山的工作人员全部撤回华宁境内,另行安排工作;派赵春、杨大明、杨丕德等到西北山做彭顺宽民变武装的改造工作和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三征”斗争。

      杨一堂从盘溪到华宁甸尾普朝柱家,将省工委的指示和在盘溪研究的情况向普朝柱作了传达,要求普朝柱利用各种社会关系,继续寻找更多的社会职业,建立更多的城乡工作点,全面开展华宁工作。普朝柱等利用各种关系,先后在前所、高寨、世觉村、华宁中学、雄关、玉泉等找到10多个中小学教师的位置和其他社会职位,为上级派人到这些地方开展工作奠定基础。为加强盘溪中学和回族地区的工作,党组织调党员张琼英、“民青”成员马才中到盘溪中学任教,建立“民青”小组,发展段振华、王琳、吴哲敏、郭宝珍、马本志为“民青”成员;调“民青”成员马洵到临江镇回族聚居区工作。在交通站建立一年多的时间里,在省工委直接领导下,传递了大量情报、文件和材料,完成省工委与弥勒西山游击队联络和人员转送工作,打开了盘溪地方工作的局面,开辟了华宁城区的工作,并向西北山、龙凤乡、玉泉乡、雄关镇等地发展。先后发展杨松柏、杨丕德、薛家福、赵德光、严震、赵丕昌、李永文等10余人加入党组织,壮大了党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