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 历史人文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了解华宁 《中国共产党华宁历史》第一卷(1944-1978)引言

《中国共产党华宁历史》第一卷(1944-1978)引言

点击:40次 日期:2017-09-29 16:10:44

《中国共产党华宁历史》第一卷(1944-1978)  引 


    华宁历史悠久。据华宁县青龙海镜新村遗址出土的陶片陶坯考证,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抚仙湖东岸繁衍生息。汉元鼎六年(前111),设毋单县于现在的盘溪。晋成帝时(326~334)划现华宁县大部分地域和现江川一部分建梁水县。唐天宝末年,为南诏步雄部。唐末乃至宋代称宁部。元初设宁州万户,后改为宁海府,继而改称宁州,州下曾设西沙县。明洪武十五年(1382),将州下辖的通海、嶍峨二县划出,宁州始为与县平级的行政区。民国元年(1912),宁州改为宁县,二年(1913)改黎县,二十一年(1932)改称华宁县至今。

    华宁县位于滇中东南部,是一个汉族、彝族、回族、苗族等民族聚居的山区农业县。新中国成立前,总面积1596平方千米。东与路南、弥勒毗邻,南与曲溪接壤,西临通海、河西、江川,北连澄江、宜良。西北有杞麓湖、星云湖、抚仙湖环抱,东南有南盘江、海口河、曲江围绕,素有“宁州无海三半海、宁州无江三半江”之美誉。虽然西北三湖有舟楫往来,东南有滇越铁路(今昆河线)由糯禄镇入境,沿南盘江经盘溪而过,但境内山峦叠嶂,道路险峻,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全县辖宁阳(县城所在地)、太平、兴文、临江、青龙、糯禄、雄关、宁海、维新9个镇和宝华、新城、玉泉、龙凤4个乡。1950年1~3月先后建立盘溪、城郊、丕德、雄龙(雄关镇和龙凤乡)、维宁(维新镇和宁海镇)区人民政府。1950年9月,维宁区划归江川县。1956年1月,雄龙区(第三区)管辖的兴义乡划归通海县,路居、麦冲、雄关3个乡划归江川县,撤销雄龙区。1957年1月,弥勒县山后村划归华宁县。1957年12月,澄江县大村和三尖田等划归华宁县,华宁县官庄等村划归澄江县。至此,华宁县土地面积由1596平方千米减为1313平方千米,“宁州无海三半海”变为只有半个海(抚仙湖的一部分)。

    新中国成立前,由于封建专制的长期统治和阶级剥削与压迫,华宁县各族人民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中。1903年,清政府与法国签订《滇越铁路章程》,法国人获得在中国云南华宁境内修建铁路的特权。随着1910年滇越铁路的竣工通车,在县境内设盘溪、糯租、禄丰3个车站,从此,闭塞的华宁开始面向世界,为许多村寨和城镇带来了新的变化,那些原先看不到也想象不到的事物,猝然而至,让人惊讶、狂喜、慌张,不知如何是好。外国商品倾销到华宁,而境内矿产资源被掠夺,进一步加剧了境内半殖民地化进程,逐步形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境内滋生一批地方反动势力,他们各自豢养反动武装,各霸一方,控制当地的政治和经济,残酷地压迫和剥削人民。全县各族人民不堪忍受各种反动势力的剥削与压榨,历史上人民自发的反抗斗争时有发生。清康熙四年(1665),宁州土知州禄昌贤联合滇南各土司武装反抗吴三桂的暴虐统治。清咸丰六年(1856),盘溪回族、彝族人民揭竿起义,历时17年,成为太平天国革命时期云南各族人民起义的组成部分。清同治十二年(1873),青龙彝族农民李保受聚众千余人,谋划攻打宁州城。1948年12月28日,华溪拖白村农民蔡天禄、蔡天寿自发组织盘溪大、小平地等村农民攻打国民党华溪乡公所。1949年1月,彭顺宽率领民变武装先后参与弥勒县西竜镇小学教师张荫生组织攻打国民党青龙镇公所、新城乡公所。由于这些自发的斗争没有先进政党的领导,因而没有战胜强大的敌人,最终以失败而告终。这些斗争虽然失败了,但他们和全省、全市各族人民的其他斗争一样,在华宁人民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壮丽篇章,激励着后人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进。

    1948年2月,当人民解放战争的火焰燃遍全国各地之时,中共云南省工委直接领导的盘溪地下交通站成立,主要任务是保持省工委、滇南工委与弥勒朱家璧游击队的联系,传递文件和情报,转送物资和伤员。1949年4月,中共华宁县委成立,领导全县各族人民开展反“三征”斗争,与国民党军队展开英勇顽强的战斗,终于在1949年12月23日和平解放华宁县城。1950年1月25日成立华宁县人民政府,华宁人民从此翻身做了主人。

    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和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的16年中,根据省委和地委指示,县委先后开展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农业合作化、对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整风反右”“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反右倾”、农村社会主义教育、机关“五反”、城乡“四清”等运动,特别是通过党组织的整顿与建设和整风整社运动,党的基层组织得到了加强;广大人民群众经过农业革命,分到了土地,极大地调动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农业生产得到空前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逐步改善。随后,组织成立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使得以一家一户为主的生产经营体制变成以农业社为单位的生产经营体制,方便了资金和劳动力的调配。全县平调管理区和生产队的资金和劳动力,大干水库、沟渠等水利和公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当时乃至现在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在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指引下,全县出现了指导思想、生产力发展、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变革方面的盲目冒进,大炼钢铁,大战粮食,连续苦战,盲目求快,人民公社越办越大,忽视客观经济规律,夸大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使全县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泛滥,造成严重后果。

     “文化大革命”时期,在“踢开党委闹革命”的“左”倾思想指导下,各级党组织负责人受到冲击而“靠边站”,公检法机关被彻底砸烂。特别是1968年4月23日成立的华宁县革命委员会,统管了全县党政财文大权,党的组织建设遭到严重破坏,呈现“党不管党”的状况,县委乃至党的基层组织被迫停止活动,全面陷入瘫痪状态。在“以人划线、层层站队”的“左”倾思想指导下,炮制了“反军、乱军、反红”“黑五人小组”“大同党”等政治假案,使全县800多名干部和群众受到牵连,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和严重的社会后果。1971年6月,中国共产党华宁县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恢复中共华宁县委,党的基层组织随之得以恢复建立。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华宁县与全国一样经历了两年徘徊发展期。1978年底,全县有公社(镇)党委 9 个;党总支部 3 个,比1950年增加 3 个;党支部165个,比1950年增加159个;党员总数3455名,比1950年增加3349名。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今日之华宁,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人民安居乐业。全县各族人民正在为全面建成更加美好的小康社会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