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 泉乡文学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了解华宁 难忘烟叶情

难忘烟叶情

点击:488次 日期:2016-12-05 00:00:00

前段时间我和几位县上的文艺家一起到青龙镇六塘子村民小组参观为村民引水牺牲的小组长陶应全纪念馆时,路过家乡青龙社区。从车窗向外望去,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绿油油、一排排挺拔成长的烤烟,看到这些一棵棵成长在田野里的绿色希望,每次坐车到青龙都会晕车的我所有不舒服和疲劳顿时都烟消云散了,我顿时精神倍增,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有看到风调雨顺后烟农满怀丰收希望时的喜悦;有想到农民为一棵烟奔波忙碌,汗水湿透衣服的情景时的心酸;有想到烟农把金黄的烟叶交到烟站,领到一叠叠百元大钞高高兴兴地在用手指沾着吐沫数着刚到手的血汗钱时的喜悦和满足情景,这些情景历历在目,深深地烙印在我脑海里,留在了儿时记忆深处,令人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在生我养我的地方青龙镇,那是一个青山环抱,风景宜人的地方,那里也是我们县的一个烤烟生产大镇。从我记事起,烤烟就年年岁岁伴随着我长大,烤烟就是我幸福成长的梦,是我读书上学的梦。是翠绿的烟叶让我圆了上学梦,是烟叶让我能吃饱饭能穿上新衣服,是烟叶让我过上了如今有房有车的幸福生活。

我之所以对烟叶有这么深这么浓的感情,那是因为我有一个心酸而又艰辛困苦的童年。记得那是1983年的冬天,那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那时的我刚满7岁,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季,寒冷席卷了家乡青龙大地,我的父母就在那个冬季被病魔相继夺走了生命,随着那场大雪之后的是我命运的改变,瞬间我成了孤儿,父母丢下我和弟弟妹妹三人就这样走了,之后年近七旬的爷爷和奶奶抚养了我们(妹妹当时只有一岁就送人抚养)。年老体弱的爷爷强忍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驾着一辆马车在青龙街的大小工地上不停奔波拉沙石挣钱养活我们。那时的生活称得上水深火热,总是缺衣少吃。在青黄不接的时候,爷爷都要赶着马到离青龙镇十多公里的大山上亲戚家借洋芋来掺着几粒白米饭煮给我们吃,就是这样也要到第二年种烤烟等交了烟后再还钱给山里的亲戚。

到了第二年的三、四月份就开始了种烤烟的活计了。首先是烤烟育苗,记得小时候的烤烟育苗特别复杂,要去铲火土,就是把地埂上带枯草的土皮铲来堆成一堆并用小火烧,当然外表要用土盖得严严实实的,家乡人称“烧火土”。再用烧过的土拌着晒干的粪作为烟种苗床,把头一年长势好的烟任它长高结出烟籽,把收集好的烟籽拿来撒在平整好了的肥沃的“烟床”土壤上,每天早晚浇水,直到烟苗长出。过不了几天,一棵棵绿绿的烟苗就神奇地破土而出了。总而言之,以前培育烟苗很复杂,不像现在用大棚科学培育烟苗的省时省力。日子就在每天给烟苗早晚辛勤浇水中慢慢度过着。到了烟苗要移栽时,爷爷和奶奶都会整天弯着腰打理烟墒(家乡话),把适合栽培烤烟的田地平整得整整齐齐,一条条的烟墒就像队伍一样站得笔直,一眼望去,让人觉得真是不可思议。爷爷、奶奶在几天内起早摸黑的用锄头一锄一锄的把田、地翻挖了一遍,又把大的土块用锄头一个个敲碎,再理出长长的一条烟墒,隔一条窄窄的沟再理一条烟墒,周而复始的这么做。那时的我们只觉得爷爷奶奶是那样的辛苦,骨瘦如柴的爷爷,挖一阵就使劲站直伸一下腰,抬手用衣袖擦去布满皱纹的脸上的汗水和灰土,又继续弯腰干活,一阵风吹来又是满脸灰土。我和弟弟一会听话,一会又在田里打闹,听话时也用小锄头把田里的土垡使劲铲碎,帮着大人干活,顽皮时在田间地头跑闹,把弄好的烟墒踩坏了。这时奶奶就会张大已掉了几颗牙早已不关风的嘴大声呵斥:“死丫头、这么大了还不听话点,还不快把田弄好”,她说话的样子我们想笑又不敢笑,又乖乖的把田弄好。日子就在这样的苦乐相伴中一天天度过。

烟苗经过了移栽、除草、打农药,天干旱时还要每天浇水。记得小时候家乡青龙的天气像娃娃的脸一样易变总是让人难以捉摸,下雨时连田都淹了,田里的庄稼也被水淹没。有一句民谚说“青龙街三年不淌田,老母猪都要戴金项链”说的就是家乡青龙的水灾频发,但遇到干旱时也是让人揪心,心累身累、身心都感到疲惫,有时连人吃的水都几乎没有,那时自来水还没有通,每家都靠喝井水,而且有水源的井不多,我们青龙北街是几个生产队共用一口大井。记得有一年干旱,大井旁一天到晚都有人排队舀水,就连夜里也是打着手电挑水喝,而我们家没有劳动力有时间去排队舀水,只能每天早晨5点左右被奶奶叫起来,我还在睡眼朦胧时就手拿电筒照着年迈的奶奶到能出一小点水的沟里出水点去舀一小塘积攒起来的水回来喝,有时能勺一挑水,有时才勺到一桶水就没了,只能在那里慢慢的等水出,一滴、两滴……就像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然后矮小的我用手电照着奶奶高一脚低一脚地从窄窄的田埂艰难把水挑回家,我心里也在默默地企求着“老天爷,你可怜下点雨吧,爷爷奶奶这么老了不要让他(她)们连个安稳觉都不能睡半夜出来挑水给我们喝。但如果夜里不挑,白天我们是挑不到水的。所以遇到这样的年月,人吃的水都成问题,更别说用来浇烤烟了。但对于烟农来说有人吃的一口水也不会让烟干死的,一天到晚人们就挑着一对水桶到处找有水的沟里,挑水去浇烤烟。我记得那时我10岁左右,还专门买了一对小塑料皮桶白天挑烟“喝”的水,夜里就和奶奶一起挑人喝的水,烟叶的命和人的命紧紧相依,一棵烟在长大,我和弟弟在爷爷奶奶的抚养下也在慢慢长大。

烟叶似乎通人性,看到我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孤苦怜仃的,就特别厚爱我们一家,虽然我家烤烟栽得少,但每年烤出的烟叶颜色特别好,到烟站都能评到上等级卖个好价。记得小时候到了烟叶变黄该烤的时候,是7月下旬左右。那时正是雨水季节,隔三差五的都会下场雨,每当遇到采烟的时候,人们就在烟田里穿棱,不论天阴下雨还是烈日当空每隔三四天就把成熟的烟叶采回来用烟杆一杆一杆的编好、装进烤房、烘烤,依次从小火、中火、大火的烤烟,这些繁杂而又细致的活是一样也不能少的、一片烟叶从生长到能卖到钱是多么的不容易,农民是何等的艰辛。

在儿时对烟叶的记忆中还有一个令人难忘的苦中有乐的环节,那就是烟叶烘烤时。那时不像现在一家一个烤房而是十多家人用一个大烤房,每家栽的烟不怎么多,少的几杆烟,多的几十杆。大人们在一起编烟有说有笑,这家的编完还会帮那家编,大家忙得不亦乐乎,而我们也会帮大人把烟叶两叶、三叶的捡好整齐递给大人们编,为的是尽快编完好去追逐打闹,或是去烤房的锅洞烧洋芋吃。最快乐的还是等到大人们去烟叶站交烤烟,我也常常跟爷爷奶奶一起去烟站交烟。每次到了烟叶站,真是人山人海,人、马、车到处都是,空气中还弥漫着烤烟的味道。黄灿灿的烟叶堆得像小山一样,在检烟分级的地方人们都排队交烟,烟站检烟的工作人员在那一把一把的把烟叶翻检分级,但速度很快弄得到处是灰尘,一天到晚、一家接着一家非常辛苦,然后把分好级的烟叶称好,再让烟农拿着单子到领钱的窗口去拿钱,那里排队的人像长龙一样。有的烟农觉得今天烟交得好,脸上充满了喜悦翘首在看前面还有几个人,而觉得今天没交得好烟的烟农就低着头一声不响的朝前慢慢挪动着脚步。这段时间我就负责看好自家的装烟工具、背篓等。当看到爷爷从领钱的窗口走回来的一刹那,看到爷爷边走边用手指数钱的样子时,突然觉得爷爷仿佛年轻了许多,劳累了一年愁眉不展满脸沧桑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丝丝笑容。有了交烤烟的钱,我们一家才能吃饱饭,度过青黄不接的日子,到了过年时才有一顿香喷喷的肉吃。

棵棵烟叶不但让我们吃饱穿暖,还让我们上了学学到知识。记得9岁时,同龄的小伙伴们都早已上学了,而我只能眼吧吧的看她们背着新书包高高兴兴的去上学,年迈的爷爷奶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那一年爷爷栽的烤烟比往年都多,为的就是让我和弟弟都能去学校上学,记得那时他严肃而又深情的对我和弟弟说:“只要你们好好读书,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供你们上学”。就是这重如千斤的一句话爷爷奶奶的腰累得更弯了;就是这句话,我和弟弟都刻苦读书,在学校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就是这句话,爷爷累得病倒了。就在我临近中考那年爷爷累得瘫痪卧床不起了,躺在病床上整整三年、最后不堪病痛折磨离开了我们,我可怜的爷爷为了抚养我们、供我们读书,为了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就这样走了。那年中考我也发挥失常,没有考上理想的中专学校(那时读中专国家还包分配工作),最后我到职业高中读书,为的是尽早就业打工挣钱贴补家用,而奶奶和三叔继续靠栽烤烟卖钱供我和弟弟读书。就这样,我们一家老老小小相依为命,烤烟又与我们紧密相连,息息相关了。烤烟栽了一年又一年,靠着栽烟的钱我们才能圆了上学的梦。

我们能吃饱穿暖,能上得了学,是爷爷奶奶给的,而爷爷奶奶又是靠栽烤烟才能维持这么一个困苦贫寒的家。如今的我牢记爷爷对我的期盼,奋发图强,从职高毕业后就在一位恩师的帮助下打工自考、参加事业单位招考,如今有了一份固定的正式工工资收入,买了房,买了车,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新不待”,爷爷奶奶却再也享不到我的福了。每年到栽烤烟的季节,看到绿油油的烟叶在风中摇曳时,我就想到了一段段关于烤烟的故事,烟叶的情,爷爷奶奶的养育恩就浮现在脑海里,令我挥之不去。弹指一挥间,人生已去了一半,而在一棵烟的成长中,却溶入了我们一家的酸甜苦辣,每次看到、说起烤烟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苦、有乐、有爱、有痛、有苦尽甘来的感觉,你为它苦为它累,但它也会加陪回报你,让你生活得更好更幸福,让你圆了想圆的梦。

烟叶的故事,烟叶的情一直在延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烟叶依旧绿意盎然,奉献不休。家乡的亲人们还在栽种烤烟,并且在国家各项栽烟优惠政策的扶持下,规模在扩大,数量也在增加,栽烟得到的经济收入让亲人们住上新砖房,买了轿车,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我高中的一位男同学职高毕业就四处打工,一年下来除去吃住所剩无几,过着在外面奔波还要忍气吞声,到处遭白眼的生活。在外面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回家乡栽烤烟,租了十多亩田,在国家的扶持政策下种烤烟,一年下来挣了几万元,第二年就把家里的老房子拆了重新盖成砖房,他说:“栽烟虽然很苦很累,但不栽烟更苦更累,如果不是靠栽烟怎么会有他现在的好日子”。他跟我们说这些时总是眉飞色舞的,连我们这些靠工资吃饭的人都有点羡慕、嫉妒了。烤烟就是这样带给人们欢喜和希望的,它让不少人脱了贫,走上致富的路。今年我还听说老家青龙的三叔也租了十六亩的田栽种烤烟。三叔是个勤劳善良的人,在我和弟弟妹妹失去父母时,他还在读初中,但为了供我和弟弟上学,爷爷就让三叔初中毕业就回来帮他干活挣钱养家,他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在爷爷瘫痪那年撑起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家,自己聚了媳妇。每年他都多多少少栽种几亩烤烟,但为了盖新砖房和供堂弟堂妹上学读高中和大学,他也欠了不少债,所以他说今年要大规模的栽烤烟,就租了十多亩田,到采烟叶时还请工帮忙,他打来电话说今年烟叶长势很好,等交了烟,欠的债也能还清了。我默默地祝福三叔:好人一生平安,愿今年的烟叶给他带来好运,一切如他所愿。

阵阵清风迎面袭来,空气中带着丝丝烟叶的清香,现在已到了采烟、编烟、烤烟的季节了,今年的烟烤一定也能圆了无数人的上学梦,建新房梦……带给人们无限绿色的希望和梦想。(杨艳)